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林清话

以书为媒!以文会友!交流心得!分享体会!

 
 
 

日志

 
 

浦善新:幸福的衡量标准与提高国民幸福感  

2017-04-18 09:2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即将迎来端午佳节之际,我们在此举办首届“幸福中国论坛暨幸福企业建设研讨会”,首先我代表中国社会出版社对各位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出席今天的会议表示衷心的感谢!
  刚才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爱平女士在致辞中,就举办本次活动的意义、论坛的主要议题及民政部门在社会建设和提升国民幸福感方面的作用进行了全面、系统的阐述。为了便于大家更好的开展讨论,下面我给大家提供一些背景资料,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近年来,“幸福中国”、“幸福指数”、“幸福危机”等与“幸福”有关的词汇越来越频繁地进入大家的视野。那么,什么是幸福?
  一、什么是幸福
  古往今来,人们无不执着地追求着各自心目中的幸福。但幸福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文化背景,酝酿出了炯然不同的幸福观。
  圣人将拯救人类为幸福,以苦为乐。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培根指出:“《圣经》的《旧约》以幸福来启示人,《新约》则启示人要通过苦难去争取幸福。”屠格涅夫则说:“你想成为幸福的人吗?但愿你首先学会吃得起苦。”
  高尚的人认为,幸福不仅是获取、享受,更是无私的奉献、不懈的创造。雷锋在日记中写道:“把革命利益放在第一位,为党的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这才是最幸福的。” 杜甫有诗云:“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忧国忧民的范仲淹则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幸福。列夫?托尔斯泰认为:“人生只有一种确凿无疑的幸福—──就是为别人而生活。”(《家庭幸福》)“多行善事,为了做一个幸福的人。”“爱和善就是真实和幸福,而且是世上唯一的真实存在和唯一可能的幸福。”(《一个地主的早晨》)
  普通大众对幸福的认识和追求更是千差万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是追求自由自在的李白的幸福观。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这是得道之人对幸福的认识。杰斐逊在《致马克斯夫人的信》写道:“既不是财富,也不是声名显赫,而是宁静的心情和从事的活动,给人以幸福。” 萧伯纳曾经这样论述幸福:“患牙疼的人认为每一个牙齿完好的人都是幸福的。贫寒困苦的人也同样错误地认为所有的富人都是幸福的。”(《革命家箴言》)
  有的人以自我追求、实现人生价值为幸福。高尔基说:“只有在对美好事物的自觉追求中才会有真正的幸福。”(《时钟》)有人道幸福是一种感觉,也有人说幸福是一种味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情画意的安静恬淡生活是幸福,驰骋沙场、笑傲江湖、鹰击长空也是幸福。恋人说,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安静地相依相偎,默默地携手一路同行,平淡、简单地活着,相守、相爱就是一辈子的幸福。
  当然也有人以拥有无尽的财富、衣食无忧的生活、引人注目的地位为幸福的标准,甚至以醉生梦死、花天酒地为幸福。追求腰缠万贯、穿金戴银、香车宝马、江湾镇街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对此叔本华明确指出:“通往幸福的最错误的途径,莫过于名利,宴乐和奢乐生活。” 粗茶淡饭不一定不幸福,山珍海味也不一定幸福,因为幸福是生活的感受!
  因此,有人说幸福就好像一个水晶球一样,,摔在地上碎了之后,有人拾到大块的,有人拾到小块的,亦有人会弄伤手指……幸福就像一个谜,你让一千个人来回答,就会有一千种答案。真正的幸福不能描写,只能体会,体会越深就越难以描写。你认为尽责任是一种幸福,你就有了责任幸福的体验;你认为知足是一种幸福,你就有了知足常乐的幸福体验;你认为平淡简朴是一种幸福,你就有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幸福体验。那么幸福到底有没有一个可以量化的衡量标准呢?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题目:幸福的衡量标准。
  二、幸福的衡量标准
  如果说GDP、GNP是衡量国富、民富的标准,那么幸福(感)指数就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组织、一个企业的百姓、职员幸福感的标准。
  幸福是一种使人心情舒畅、甜蜜快乐的感觉,幸福感则既是对生活的客观条件和所处状态的一种事实判断,又是对于生活的主观意义和满足程度的一种价值判断,在主观生活质量层面上,表现为人们所具备的客观条件以及人们的需求价值等因素共同作用而产生的个体对自身存在与发展状况的一种积极心理体验。从形式方面讲,这种体验并不是某种转瞬即逝的情绪状态,而是基于主体自觉或不自觉的自我反省而获得的某种切实的、比较稳定的正向心理感受。从内容来讲,幸福感是人们所体验到的一种积极的存在状态,不仅受到个体所处社会发展程度的影响,而且具有鲜明的文化特征。
  幸福指数是衡量幸福感程度的指标数值,这一概念在30多年前由不丹国王提出并付诸实践,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使人均GDP仅700多美元的南亚小国的国民幸福感高于很多发达国家,被称为“不丹模式”,引起世界关注。幸福感是一种个体的心理体验,而幸福指数则是衡量民众主观生活质量的核心指标,反映的是一种社会事实,或者说社会现象,即体现一般民众或特定的社会群体在特定时期主观生活质量的变化程度。
  英国“新经济基金”公布的2009年度《幸福星球报告》,对全球143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幸福星球指数"的排名,衡量标准是根据各地公民的预期寿命、对生活的满意度计算,但也考虑各地人均消耗资源量。哥斯达黎加荣膺世界最幸福、最环保的国家,中国内地排名第20位,中国香港则位列第84位,美国排在114位,前10名国家中有9个来自拉美,越南排名第5位,是前10名内唯一的非拉美国家。津巴布韦由于预期寿命及满意度均低于其他发展中或发达国家,故位列榜尾。
  经合组织2011年依据健康、犯罪、教育、住房、政府管理、居民财产、环境和物价等11个指标对该组织的34个成员国进行了综合指标调查。尽管澳大利亚面临房价飙升、通货膨胀、经济低靡,但83%的民众对澳大利亚经济前景看好,75%的澳大利亚人对他们的生活感到满意,远高于34个国家的平均数59%,民众幸福感第一;加拿大、瑞典分列第二、三位,北欧国家的整体排名靠前,仅就“对生活感到幸福”这一项指数而言,90%的丹麦民众、86%的芬兰民众对生活满意。
  2012年联合国发布了首份《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丹麦成为全球最幸福的国家,美国排在第11名,中国香港第67名,中国内地排名第112,最不幸福国家集中在受贫穷和战火洗礼的非洲国家,多哥居未位。
  根据上述报告分析,比较幸福的国家普遍较富裕,但富裕国家不等于幸福国家,收入与幸福并无必然关系,西方的研究表明,收入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倒U字型的关系,社会安全和稳定、社会保障、工作保障、良好精神及身体健康、稳定家庭和婚姻等因素往往比经济指标特别是GDP更能影响国民的幸福感。对此“新经济基金”成员马克斯说,希望“幸福星球指数”的颁布有助推动大国观念转变,发达国家政府应放弃将幸福感与不考虑环境代价的宏观经济数字联系一起的做法,而应将注意力集中在长久、幸福和有意义的生活和福利上。可以说幸福指数在某种意义上比GDP更重要,一方面,它可以监控经济社会运行态势;另一方面,它可以了解民众的生活满意度。可以说,作为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是社会运行状况和民众生活状态的“晴雨表”,也是社会发展和民心向背的“风向标”。那么如何提高国民的幸福观呢?
  三、如何提高国民幸福感
  首先,要准确把握影响幸福指数的因素
  一个国家(区域)的幸福指数受到许多复杂因素的影响。社会客观层面主要包括:经济因素如就业状况、收入水平等;社会因素如教育程度、婚姻质量等;人口因素如性别、年龄等;文化因素如价值观念、传统习惯等;心理因素如民族性格、自尊程度、生活态度、个性特征、成就动机等;政治因素如民主权利、参与机会等。 个体主观层面,主要包括认知与情感、个体与群体、横向与纵向、时点与时段等。
  就社会层面而言,其成员的幸福感受到心理参照系的重大影响。一是横向参照。例如在一个封闭社会中,由于缺乏与其他社会之间的比照,尽管这个社会的物质发展水平不高,但由于心理习惯定势的作用,而能知足常乐,具有较高的幸福感;而在开放之初的社会,面对外来发达社会的各种冲击,参照系发生了变化,尽管生活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其成员的幸福感可能反而呈现下降之势。二是自我目标参照。人们对于自身成就的意识水平是一个重要环节,如果人们意识到的自身成就水平高于他们的预期目标,便会产生强烈的幸福感;反之,则不会有幸福感可言。三是安全感。对于外在世界的信任感,既是个体安全感的基础,也是个体抵御焦虑并产生主观幸福感的基础。因此,幸福感有时与其经济状况或收入水平之间并非简单的正相关系,在现实生活中,一些经济状况不佳的人,其幸福感却不低,而有些百万富翁却整日忧心忡忡。
  依据上述分析,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改革开放30年中国人的幸福感先升后降,表现出与经济发展轨迹之间的不协调。因为,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建设成效明显,社会分化程度不大,安全感高,人们更多的以自我目标为参照进行纵向比较,容易产生满足感、幸福感。进入新世纪,社会结构转型加速,各个领域的改革日益全面触及深层利益,社会分化加剧,贫富差距凸显,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需求层次日益提升,呈现出多样化态势,横向参照、自我参照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需求被满足的标准大大提高,社会竞争加剧、生活节奏加快,人们的各种压力感大增,从而出现了中国经济一支独秀、国力空前提高而国民幸福感普遍下降的悖论。《韩国日报》6月18日在评论“神九”发射成功时称:“中国是宇宙强国,幸福小国。”
  第二,要把提高国民幸福指数摆到重要议事日程
  根据专家对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或地区进行比较研究表明,国家或地区的富裕程度与民众的幸福感之间存在着较强的正相关,相关系数大致在0.60-0.70之间。尽管这一研究结果并不能推断人们的收入和所拥有的财富决定着他们的幸福感水平,但至少告诉我们:一个国家为民众提供的生存与发展条件与该国民众的幸福体验息息相关。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党始终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要求我们在制定、执行政策的过程中,把为民众谋幸福、为民众提供尽可能优越的生存与发展条件作为必须遵循的价值标准和行为准则,党中央提出的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以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集中体现了这种价值取向。
  第三,要避免对幸福指数的理解误区
  一是避免将幸福指数与GDP视为零和关系。我们不能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那种认为幸福指数可以完全取代GDP的想法是十分幼稚的。没有财富的积累和民众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为基础,就谈不上民众的幸福感,而人均GDP是体现国民经济增长状况、体现民众客观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我们不能因为在过去的40多年里,美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加速增长,而民众的幸福感却几乎没有明显的变化,就断言收入和财富对幸福感没有影响,事实是在民众需求和欲望呈上升趋势的态势下,正是由于财富在不断增长,民众的幸福感才没有下降。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大力发展经济、不断积累社会财富,不断提高民众的收入和消费水平,是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社会现代化的前提和基础,也是提升国民幸福指数的必要条件。我们要善于吸取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往的教训,既重视GDP又不唯GDP,将GDP和幸福指数等社会发展指标互为补充,作为考察社会进步发展的依据。
  二是避免将幸福指数最大化作为决策的唯一选择,更不能简单地将其作为干部政绩考核的标准。幸福指数作为综合反映民众主观生活质量的指标,必然会受到长期的和短期的、宏观的和微观的、主体自身的和外部环境的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这一特点决定了它主要用于对特定社会的进步发展以及良性运行状况进行衡量与评价。将幸福指数作为制订政策目标,目的在于对我们原来的发展思路与政策选择进行评估和检讨,为现行政策的调整和未来政策的制定提供必要的依据,力求通过幸福指数来考察民众主观生活质量的状况和变化趋势,进而调整政策取向,推动社会的全面进步和良性运转,而不是要将幸福最大化作为一种政策选择,否则注定会演变为一种乌托邦,欧洲高福利政策造成的经济危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充分吸取发达国家在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在经济社会发展与民众生活质量的提升之间取得某种平衡,实现社会的全面进步和良性发展。
  三是避免把个人快乐与社会幸福对立起来。社会群体的幸福不是个人快乐的简单累加,而是通过个人快乐这种微观机制,在正确制度政策的导向作用下达到提升整个社会总体幸福的宏观效果。但我们不能就此否定个人快乐的作用,这也是以人为本的必然要求,以人为本的人不是虚无缥缈的人群,而是一个个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个体。因此,在指导思想上,不能停留在工业化时代“人人忍受痛苦,社会才能幸福”的所谓集体主义精神层面,忽视个人快乐的微观测度,把个人快乐不正当地与物质欲望满足联系在一起,也不能把个人快乐与眼前利益联系在一起,将其同长远利益、根本利益相对立。事实上个人快乐在信息社会完全可以超越物质欲望,与感性的文化需求联系在一起,而从解决工业化条件下的温饱、小康到信息社会条件下满足人的精神追求,恰恰就是要以感性的人为本,从具体个人的现实需求出发,弥合由人的异化造成的种种社会矛盾,实现长远的可持续和谐发展的终极目标。
  四、共同努力打造幸福中国
  首先,牢固树立科学发展观,把幸福指数作为一种政策目标,成为衡量社会进步发展的重要指标。衡量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最为根本的标准是其是否能够很好地满足民众的生存需求、是否能为民众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归根到底就是是否坚持以人为本的社会发展目标。这就需要我们改变以往将GDP作为衡量社会进步发展的核心指标甚至是唯一指标的错误做法,防止在社会政策的选择上舍本求末,要综合运用幸福指数和GDP,科学衡量社会的全面进步与发展。
  其次,要加大社会建设的力度,纠正重经济建设轻社会建设的错误倾向。调查表明,近年来人们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更倾向于与民生有关的领域,民生问题成为百姓最关切的社会问题,反映了人们对于社会发展态势变化的重视,体制改革与社会发展正在对人们的生存条件和生活质量产生最强有力的影响,人们关注点正从对简单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转变为更加注重安全感、幸福观,表现为对社会生活保障需求的大幅增强。综合发挥初次分配、再分配在减少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和谐、提高国民幸福指数方面的效能,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问题,不断满足国民的安全需求、保障需求。
  第三,因地制宜的设定幸福目标。国际经验表明,不同发展阶段,收入与幸福的关系不同。在解决生存需求的温饱阶段和解决发展问题的小康阶段,经济收入与幸福的正相关关系比较明显;而在解决自我实现需求的大同阶段,人们的需求当物质需求为主转向文化需求为主,收入与幸福的相关性明显减弱。中国幅员辽阔,东部沿海部分大中城市已经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而少数老少边穷地区即使按欠发达地区的标准也处在落后阶段。如果不充分考虑我国地区差异极大这个特点,在国民幸福指数的设计上搞一刀切,就会造成混乱,这就要求我们对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因地制宜地设定幸福目标,有针对性地进行幸福感评价:对于率先实现现代化的地区,要弱化有形的物质指标的权重,突出文化软实力和社会环境的因素;对于贫困地区,仍要以经济发展为主线,以社会建设为辅助。
  第四,政府、社会组织、企业、个人齐心协力打造幸福中国。打造幸福中国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追求,需要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从政府层面讲除了上述三点以外,要把幸福指数作为制订和调整社会政策的重要依据,以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为检验我们各项政策的标准,密切关注各项重大政策对民众整体幸福感的影响、关注城乡居民幸福感的差异和走势、关注社会不同利益群体的幸福指数,努力使发展的速度、改革的力度和民众幸福度的协调与统一。有关幸福企业建设问题,《幸福企业才是最好的企业》作者、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先生作专题发言,我相信大家一定能从中受到启发。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