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林清话

以书为媒!以文会友!交流心得!分享体会!

 
 
 

日志

 
 

沧桑巨变下的国宝沉浮  

2017-04-11 09:0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文锋先生的《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在群众出版社出版了。近几年,我与王文锋在一些涉及溥仪的学术研讨会上相识,知道他是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组织协调工作和溥仪研究工作的重镇,在溥仪曾经的“家”里写书,其著作及研究分量不应小觑。三句话不离本行,先从群众出版社与溥仪的关系说起。
  群众出版社是溥仪著作的大本营,在全世界产生广泛影响的名著奇书《我的前半生》就诞生于群众出版社,这部图书成书过程中的其他版本也在这家出版社应运而生。贾英华的《末代皇帝的后半生》最初就在这家出版社踵武前贤与《我的前半生》珠联璧合。李文达主编的《人龙人——溥仪画传》,以印制精美、图文并茂的态貌,打着群众出版社的版权页问世,它作为《我的前半生》的辅助读物,开溥仪画传品种图书之先河。贾英华的《末代皇帝最后一次婚姻解密》,是在群众出版社付梓刊行的,这部图书政治上合格,学术上亦有较大价值,虽然由于种种原因,一时被停销,但我相信,当代溥仪研究的任何领域,都不会因为一时之坎坷而衰落下去。
  再说到当代溥仪研究。笔者虽未深度涉入,却也大致鸟瞰。从李立夫主编的《溥仪研究》(天津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到王文锋主编的《溥仪研究1》(吉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的目录上看,其域区类属,前者为“紫禁城篇”、“天津篇”、“伪满篇”、“苏联篇”、“家世篇”、“人物篇”、“旧址文物篇”、“综述篇”;后者为“溥仪解读”、“伪满史论”、“旧址与文物”、“人物杂议”、“地方史志”。大抵可以清楚,溥仪研究本着知人论世的精神以时序厘分,兼及专题探讨和人物梳理,也有初步的学术史分析,其中“文物”是这个领域研究的重要关键词。笔者在本世纪初认识的一位老朋友向斯,曾经出版过讲述溥仪与文物之关系的著作。
  爱新觉罗?毓嶦在《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一书的序言中说:“这是一部以溥仪及其盗运出故宫的散佚书画、珍宝为研究对象,集历史、宫廷、文物研究于一身的著述。披露了许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为推动社会各界对故宫散佚书画的关注和寻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诚然,这类题材的历史著作,倘无丰赡、翔实的“第一手资料”支撑,内容必定是单薄的。但是,缺少故事的组缀和人物形象的呈现,同样会削弱可读的兴味。反过来说,“以物系事,以物系人”(毓嶦语),恰恰是《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的特点。
  本文并不为书稿作全面的导读,仅想抓住一些笔者看好的亮点给予介绍。
  一是告诉读者不少了解、鉴定宫廷书画的知识。例如,画卷上钤刻的印玺“乾隆鉴赏”、“乾隆御览之宝”、“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嘉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石渠宝笈”、“宝笈三编”、“宜子孙”等,对这些标识物,专家们引为常识,而外行则由此对古书画鉴定稍稍“扫盲”。记得,1979年我曾经跟从吴晓铃先生、魏隐儒先生鉴定群众出版社的善本古籍,现在还能依稀回忆出一些鉴定“门道”。群众出版社的收藏以明清古籍为主,鲜有元本。对目录著录的宋版《玉台新咏》,吴先生表示疑惑,说“宋版虫子”赵万里先生和魏隐儒先生才能解决问题。魏先生当堂拿出一个笔记本,对照着实物,翻来覆去,如此这般,最后得出结论,此本为清代的伪宋本。《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记述了1922年9月4日溥仪赏给溥杰的十种宋版书,其中就有真正的宋版《玉台新咏》,并且随文印上了此书的精美彩图,从而勾起自己对逝去岁月的追念。此外,我在1979年读过姚名达的《中国目录学史》,知道了“叙录”这种目录学文体。《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对吉林省博物院收藏的溥仪散佚书画之简介,就是完整、翔实的书画叙录。这种文体,对古书画的沿革、内容,溯源始终、阐明得失、评价优劣,以实物的语言“样子”存世,对实物补苴附丽,人称漂亮的骥尾,可由此索骥。
  二是告诉读者一些宫廷历史地理方面的知识以及某些特定的时间节点上“国宝”的真实情况。笔者是去过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的,没有去过这个历史旧址的读者,看一看这本书“前宫后殿的伪满皇宫”一节,权作是出行旅游前的被导游。本书第四章“国宝大劫难”、第五章“异国战俘的珍宝”、第六章“国宝的征收与回归”,对抗日战争胜利后,溥仪的这些“家财”的去脉有详细的描述。例如“‘清明上河图’回归之谜”一节,对《清明上河图》问世以来,五次进入宫廷,四次从宫中被盗走,辗转流传,历经劫难,演绎出的传奇故事,给出了切中肯綮的介绍。
  三是告诉读者一些对我国文物收藏保护作出杰出贡献者。例如,张伯驹先生。茅盾称其“化私为公,足资楷式”。启功称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民间收藏第一人”。张伯驹自己则说:“不知情者,谓我搜罗唐宋精品,不惜一掷千金,魄力过人。其实,我是历尽辛苦,也不能尽如人意。因为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卖钱,是怕它们流入外国。”中华民族的传统瑰宝有幸遇到了这样一些具有崇高无私的爱国主义精神的“伯乐”。
  四是图片亮眼。《我的前半生(全本)》杀青前收录与溥仪各时期相关的生活图片九十幅,出版时只保留了七十五幅,且都是黑白插图。《末代皇帝溥仪与国宝》则收录了近三百幅图片,且多数是彩插,内容包括了溥仪生活图片,伪满皇宫图片,溥仪所藏珍珠宝玉的图片,尤其是曾属于大内精品的古籍、古字画图片,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便于读者增强品鉴国宝的感性认识。
  国家不幸时,国宝多灾多难;只有在五星红旗高高飘扬以后,国宝才迎来灿烂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